表演退休

【吃土接单】【书签】
类似下面色系不全
留戳后放全色系选
不要底色3r/张(邮费自理,多买优惠呦qyq)
带底色+看底色彩墨价格5r-7r不等(同上邮费自理)【大部分都是5r】
同城0.8跨省1.2
5张包邮w
10张送1张
话可以自己选(名字也行),可以自己选排班也可以直接交给我。
不接受扩列呦qyq

喜欢就留戳吧qyqqq顺便拯救吃土的我w
比心

这个也是出的,还有墨水,自调的,小仙女在重庆,2421509516
可能会接单,她晚上在,白天不知道
还有很多魔法阵等着各位小仙女小仙男来解锁
如果她不在可以找我3122380354

这个是QQ里的海盐小天使写的,最近会出一些哥特体手写,她在上海,手写一张的价格面议2079188871

不知道扩不扩列2333请说清楚是干什么的♡最近她可能不在,找我代售也可以找我3122380354

可能烂尾,别点进来了orz我服气


相亲
照常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轰焦冻本想就这么慢慢走回家,他厌恶拥挤的电车,也不喜欢那个有着父亲存在的家,想起前几个月因为父亲作风而被媒体攻击的事情,太阳穴的位置开始阵阵刺痛,家里为了证明其父是位仁爱,有家庭责任感,大度的英雄,轰只好遵从管事搬回那个从童年起就想拼命逃离的家,母亲表面上是因为血清素稀少患了抑郁症,现在已经痊愈,被父亲专程去接回来了,那挽着手,靠着肩的亲昵照片,被刷成了黑白色地贴在了一张张报纸上,像是狗仔偷拍的出轨照片一般,母亲脸上那勉强的笑,还有长时间住院而病态的脸色和父亲那扭着脖子,想要深情注视母亲但掩盖不了眼神的空洞,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不过是为了表演。
眼前开始发黑,轰不得已侧身靠在了墙上,蹭的衣服上一篇灰白,这时却接到了一通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十分抱歉打扰您,但是现在病人——情况很不稳定,家属可以马上来一趟吗?”
一听就是实习护士匆忙打来的电话,“好,请问是哪家医院?”食指顶着太阳穴,试图让疼痛减轻一些,母亲近来情况还算稳定,管事也定期叫来心理辅导师疏导她的情绪,怎么会突然做出自杀行为呢?
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出租车司机一直在夸赞安德烈家族的强大以及父亲多么顾家和事业之类,但轰只是敷衍地“嗯”作为回答,护士的通告一直盘旋在脑中,“病人小腿骨骨折,左臂粉碎性骨裂,可能有内出血的可能,骨盆移位,现在意识不清……”
“小哥哟——这么紧张着可不好哦,”

发一个人设和背景?

私设,ooc,捏造个性,生子情节,出轨情节,自杀,r18,慎入
大约是婚后段子类型?
前提——七年后,轰总大概22岁(借鉴了某位PO主的年龄推测),成为了职业英雄,其母精神状态较为稳定,对轰的婚姻不看好,对女主有着复杂的情感,
安德烈家族因为作风问题,后期稍有衰落,
女主【21岁】,高泽相川,个性为【犯罪】,想成为演说家,但因为个性的原因,其说辞有着教唆犯罪的嫌疑,现职业为侦查员
家庭经济殷实,母亲个性为【精神分析】,职业是心理治疗师,父亲个性为【艺术创造】,在音乐,绘画等方面颇有成就。

暴怒

丧失病毒感染的第三个月,情况糟得没眼看,因为枪支的限制加上自身的社交支持极差,手无寸铁又要怎么突破外面这,用手撩开窗帘的一个小口,楼底稀稀拉拉二十几只枯黄灰暗肠子外挂的丧尸在游荡,几辆车子也被砸扁凹陷,油箱盖早不见了踪影,“呵,抽油,就算车辆完好,我也不会开车啊——”捂着因为饥饿与恐惧而作痛的肚子,缩在窗台板上,这里早就断了电,没什么用的阳光从外面进来毫无温暖抚慰的效果,只是增添了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忽然窗外传来啪嗒的声音像是,人的手按在窗户上!还有那种脚尖点着外延,不时踩错而滑出去的鞋底石粒摩擦声。
外面有人——这里是三楼,本来应该很震惊,但是被时间折磨了三个月的我,只是无脑地拉开窗帘,与他对视,没有考虑他是否会冲进来把我当成牛羊一般生吞了或是,把我扔下楼吸引丧失们的注意力趁机逃走,我只是抱着膝盖,直视着他的眼睛,也算不上是吧,胆小的我汲取着渗人的热量和危险的光亮,啊,太阳原来没有那么刺眼,青灰色的天和他脏掉的白T意外的合适。
他没有做出任何被惊讶到了的反应,我本以为他会敲窗和我谈话,但是并没有,他可能是怕我会打开窗户把他推下去,加快了脚步,想要跳到邻居家去。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次机会,也许烂死在这里也不错,丧失还没有进化到可以扔石子砸我窗户的地步,“你——”开口后声音就哑的不行,几天没喝水了?早就不在意这种事情了,可能是声音太小,他并未理会我这半死不活的神经病,我可能早就想死了,明明应该好好利用这人的,他做好了准备才敢行动不是吗?但就算逃出了这种鬼地方,没有信号还不是像无头苍蝇一样?
向前扑去跪在垃圾堆上,开始拍打窗户,玻璃的温度随着手掌发热而消失,“带我走!”

占tag抱歉,找人对戏

兴趣缺缺地翻阅着友人发给自己的都市未解之谜——被杀的女人这一链接,大致内容约为名为富江会让人心生爱慕以至于想要杀了她,附上的图片中穿红裙的女人确实漂亮,有成熟女性的魅惑力,也有高中生的那种可爱,但想起前几天电车上那位没有礼貌,涂着粉色指甲油的高中女生,便否定了自己落后的思想。
退出网页链接后,伸了个懒腰,去接了一杯冰茶,回来打开INS(日本通讯用什么orz)友人发来了二十几条补充内容,最后急切拜托我查清楚富江无限制的原因,我实在不想去看这种荒诞的传言,便回,“原因?如果是真的,不应该想想对策吗?”
真是无聊啊,说是友人,只不过高中三年接触较多而已,大部分还是机械的科目问题,毕业后联系也绝不算多,这种蠢事来找自己也是因为这个时间点只有我这种闲人在线吧,刚想要删掉这位老同学,她便回了一则广告,“又是关于富江的吗?哎,但酬金不错哎,哪个傻子啊。”

反上去仔细记录了富江的行踪和特征,“几乎整个日本都有关于她的报道,但是这种网页标题党能信吗,P图技能点满啊,”图上马赛克遮着红色的肉块,那件标志性的校服被染地发黑,皱成一团扔在一边,断指的指甲里惨留着泥土碎屑,“她会反抗吗?不应该是心甘情愿地送人头?”滚动着鼠标的手指是也全是冷汗,明明不怕这种没依据的传闻,“婴儿形态?”一颗美人头,下面是颗心脏,搏动的肌肉纤维,粗大的血管切口面蠕动着血冻,“MMP,还是动图?”
恶心地抖了一下,但继续往下也是一些吹捧她无害外表,身份神秘之类的东西。
“揭开她的成因?哪个电视节目发的‘工作’吧,还真是诚实啊,随便编造不就好了,甩锅给什么科学研究,生化武器,或者说是什么异能力,哈。”

嗯没看错,就是来找人对戏的orz打算写乙女向

垮掉的一代,曾痴迷于无赖派,找点借口——书马上要逾期了,还没有看多少,去书馆也是为了消费车票